聊斋之孳欲狐仙2:原产亚洲的丁香,为何会取代黑奴成为东非小岛的支柱?

河内5分彩注册平台 2020年07月26日 10:16:56 阅读:13 评论:0

322.jpg

欧洲人对于香料的迷恋可以说得上疯狂,刨除宗教,医疗等用途,单是饮食方面香料就不可或缺。大部分欧洲地区纬度较高,为了度过漫长的冬季,需要大量储备粮食,而腌制肉类所不可或缺的,就是这些在欧洲的土地里长不出来的香料。

13世纪的伦敦仅仅0.5克肉豆蔻就价值三头山羊,香料也曾一度被视为与黄金等价的商品。当然这些香料大部分都生长在亚洲,诸如中国或者印尼,但实际上有一种香料不仅在亚洲大面积种植,在非洲东部也存在,那就是桑给巴尔地区的丁香。

▲桑给巴尔岛的位置

展开地图,桑给巴尔这座小岛与丁香主要原产地之一的印尼隔印度洋相望,但祈祷风把种子吹到非洲显然是不现实的,就算是自然因素,桑给巴尔也不可能把丁香种植到无论质量还是产量都在全世界数一数二。

现今丁香已经成为桑给巴尔的支柱产业之一,当地人民无比感谢那位把丁香种满岛屿的人,但在这背后,却隐藏着一段苦痛的历史。

▲桑给巴尔岛—丁香之岛

一、阿拉伯人赶走葡萄牙人

1502年,在达·伽马第二次前往印度时,葡萄牙开始了染指东非的计划。相较于已经开始准备掠夺全球的欧洲人,东非这边完全就像是一群“野蛮人”。

对付这些靠征服部落掠夺奴隶的非洲土著,葡萄牙人虽然只有两艘炮艇,但对付这些只有一些小木筏的海军足够了。在葡萄牙人强大吓人的军舰下,不少东非城市都放弃了抵抗,乖乖掏出供奉。但其中也有几个城市负隅顽抗,比如蒙巴萨。

蒙巴萨算是大城市了,但军事实力并不是人数能弥补的,蒙巴萨也很快败下阵来。不过在这之后葡萄牙统治东非的二百多年里,蒙巴萨地区一有机会就掀起反叛,此地也被葡萄牙人称作“战争之岛”。

▲蒙巴萨(现肯尼亚第二大城市)的位置

实际上葡萄牙人不仅头疼蒙巴萨,整个东非都很让葡萄牙人失望。东非沿岸并没有什么资源,全都是来自印度和阿拉伯的商队在东非歇脚,然后深入内陆与非洲人交易。

阿拉伯人自古以来就是这条商路的主人,公元初就有一本名为《古红海环航记》的书中记载,阿拉伯人会带去本地制造的武器或玻璃制品,然后购入非洲内陆的象牙,犀牛角等货物。但葡萄牙人初来乍到并没有商队贸易经验,加上之前对待本地人态度不是很好,非洲本土人对葡萄牙人恨之入骨,葡萄牙在东非几乎没有捞到任何油水。

东非地区对于葡萄牙来说就是一块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蒙巴萨依然在搞事情。恰巧1622年葡萄牙被波斯人赶出了霍尔木兹海峡,蒙巴萨又觉得自己行了,就在1631年掀起叛乱的大旗,不过很快就以失败告终。

▲现代东非的主要地区

蒙巴萨的失败不赖别人,他们选出了一个曾经生活在葡萄牙人身边的天主教教徒领导,看看隔壁阿拉伯半岛的阿曼,纯正的阿拉伯人王朝“亚里巴王朝”就在1650年把葡萄牙人赶走了。

于是这次在1699年,蒙巴萨求助阿曼国君帮助,最终把葡萄牙人赶出了东非,但阿曼国内却出现了内乱。阿曼的国君不得已只能匆忙委任几个来自阿曼的阿拉伯人镇守这些东非重镇,例如在蒙巴萨留下的就是名为马兹鲁伊的家族族长。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百年里,阿曼的局势更加混乱无比,对东非沿岸的控制越来越薄弱,留在蒙巴萨的马兹鲁伊家族企图脱离阿曼称霸东非,实际上马兹鲁伊家族已经控制东非快一百多年了。

直到1806年,十五岁的赛德·赛义德开始统治阿曼,这位即将在历史上大放光彩的国王上任时,阿曼地区正在遭受海盗侵扰,但英国海军的介入帮助了赛义德,这让赛义德从心底开始敬畏大英帝国。

▲赛义德,阿曼的苏丹

当然英国人的帮助并不是免费的,作为代价赛义德必须同意1822年的莫尔斯比条约,也就是要限制东非沿岸主要贸易——奴隶贸易。当然如果赛义德同意,不仅之前清剿海盗的人情债一笔勾销,大英帝国还会帮助赛义德称霸东非。

思前想后,赛义德欣然答应,并在英国人的帮助下镇压了蒙巴萨,赶走了马兹鲁伊家族,成为了东非唯一的主宰。

▲称霸东非的赛义德王朝

二、桑给巴尔“土特产”,奴隶和象牙

就在赛义德征服蒙巴萨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小岛映入他的眼帘,那就是距离非洲东海岸仅三十多公里的桑给巴尔岛。桑吉巴尔岛曾经主动作为赛义德对抗马兹鲁伊家族的前线阵地,也是东非为数不多拒绝臣服蒙巴萨的地区。

按理说桑给巴尔岛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理应发展出一个优良港口,之前葡萄牙人曾在这里开设过一个贸易站,但是本地人很少与葡萄牙人合作,导致桑给巴尔荒废了。

之所以赛义德十分青睐桑给巴尔,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阿曼原本的首都,地处波斯湾的马斯喀特气候太恶劣了。赛义德受够了这个年降雨量只有10mm的地方,马斯喀特夏季有时候能达到49℃。

▲马斯科特在阿曼的位置

相比之下,桑给巴尔的天气就好多了,虽然更加接近赤道,但经过海洋调节,这里的天气就宜人多了,年降雨量400-2000毫米,7月平均气温才23℃左右。

受够了炎热天气的赛义德一到桑给巴尔就不愿意走了,不仅这里即使在蒙巴萨的威胁下依然对阿曼忠心耿耿,单是1837年赛义德在桑给巴尔度过的时间就已经超过了他待在马斯喀特的时间。

于是在1839年,赛义德孤注一掷,把首都迁至桑给巴尔。早先大英帝国曾经承诺过帮助赛义德称霸东非,如今既没有内忧也没有外患,即使是迁都也不成问题,于是赛义德就此开始专心发展这个桑给巴尔这个新首都。

▲世界气候分布,阿拉伯半岛典型的热带沙漠气候,而东非则普遍热带草原气候,而桑给巴尔则是热带偏海洋性的气候

当时东非最赚钱的行业当属奴隶贸易了,阿拉伯人可以说是老奴隶贩子了,只不过贸易范围一般在阿拉伯半岛这边,而且主要是贩卖给达官贵人做奴隶。现在西方国家全球殖民,对奴隶的需求直线上升,阿拉伯人也参与到美洲的生意,开始变本加厉地贩卖奴隶,在赛义德上位前,仅1770年到1802年这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奴隶价格就翻了一倍。如今东海岸局势稳定下来,贩卖奴隶的成本更加低廉。

▲蒂普,桑给巴尔出名的奴隶贩子

赛义德当然没有忘记曾经对大英帝国许下的承诺,此时欧洲禁奴运动如火如荼,大种植园主与禁奴运动者打得不可开交,他翻出来莫尔斯比条约,条约上画出了一条连接莫桑比克及现今巴基斯坦的假想线。

一方面因为禁奴运动,规定这条线以东的奴隶贸易,尤其是涉及到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印度,都是违法的,而西边这些并不是大英帝国领地则无所谓。

▲莫尔斯比条约假想线

大英帝国那时候还没办法直接禁止奴隶贸易,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限制印度殖民地的奴隶贸易,这却让赛义德钻了空子,于是赛义德开始大力资助阿拉伯商队深入内陆捕猎奴隶。赛义德发给这些商队一面红色的小旗子,当地酋长看到后明白这是赛义德的人,或者放行或者主动贸易,无不尽力合作。

既然通往内陆的道路已经畅通无阻,商队就不仅局限于奴隶贸易了。在维多利亚湖和坦喀尼喀湖附近生活着许多大象,而这些象牙正是西方国家需要的奢侈品,于是商队往往会联合部落酋长去袭击另一个部落,或者袭击象群。

▲深入内陆的奴隶贸易商队

这些奴隶和象牙原路返回到东海岸,大部分会运到桑给巴尔海峡西边的巴加莫约镇。“巴加莫约”在本地语言里“舒心爽意”,但在海峡东边桑给巴尔建成东非最大的奴隶贸易市场时,巴加莫约就不是那么“舒心”了。

▲石头城,桑给巴尔岛上重要的行政中心,也是曾经最大的奴隶交易市场之一

对于这些奴隶主来说,无论是象牙还是奴隶,都只不过是换取金钱的“货物”。捕获奴隶的成本下降后,对奴隶的要求也不断提高,恶劣的环境就像一个筛子,等待那些走不动的,受伤的和体弱的奴隶的不是治疗,而是屠刀。能抵达巴加莫约的奴隶仅有五分之一,而渡过桑给巴尔海峡的奴隶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巴加莫约的奴隶交易雕塑

对于赛义德来说,他只是一个桑给巴尔港口的收税者,每一艘货轮都要上缴百分之五的税款,无数往来桑给巴尔的船只为赛义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润,但很明显这是在挑战英国人对废奴运动的决心。当然,赛义德有办法应付这些英国人。

三、鲜血浇灌的丁香,开满桑给巴尔岛

丁香原本产自东南亚,是欧洲人梦寐以求的香料之一。赛义德第一次在桑给巴尔看到几株丁香时十分惊讶,实际上这些丁香早在1818年就由殖民者引进,但没有大面积种植。

丁香与象牙不一样,不仅仅是贵族享受的奢侈香料,还在防腐,医学等方面有着重要的地位,当时欧洲人会提取丁香油做洁齿剂和香草精,而丁香的主要产地都是荷兰在东南亚的那些岛屿殖民地。

赛义德在发现桑给巴尔这个不起眼的小岛上能种植丁香后喜出望外,如果丁香摆脱东南亚在非洲规模化种植,势必会打破荷兰人的垄断,加上之前交好英国,根本不缺买家。这样就可以完美的用丁香贸易来取代奴隶贸易。

▲桑给巴尔的丁香

于是赛义德开始大量砍伐桑给巴尔岛上原有的森林,并优先在自己的四十五座庄园种下丁香。不仅如此,赛义德政府还规定每有一棵椰子树死掉或者被砍伐,必须在原地栽种三棵丁香,违者没收土地。

丁香这种东西采摘十分麻烦,主要是在丁香树采摘的不是丁香花,而是还未绽放的花蕾,等采摘下的花蕾晒干后才能制取被称为“丁香精”的香料。一旦花蕾没来得及采摘,待到开花时就毫无作用了,因此每年采摘时节各个种植园都迫切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晒干后的丁香花蕾

当然,这在桑给巴尔岛并不是问题,毕竟桑给巴尔可是东非最大的奴隶贸易市场,但考虑到英国一直很反对奴隶贸易,赛义德担心英国会从中作梗。但实际上英国开心还来不及呢,不仅能摆脱荷兰的垄断,凭着跟赛义德的关系,低廉的价格自然不在话下。

作为阿曼的新首都,桑给巴尔本来就有许多来自马斯喀特的移民,现在丁香产业发展又吸引了一批阿拉伯移民来这里开办种植园。十九世纪后半叶仅桑给巴尔岛就有超过两千座种植园,隔壁奔巴岛也有超过一千多座种植园。

因为丁香特殊的采摘形式,大多数种植园主超强度使用奴隶,丁香园的奴隶死亡率高达30%,每三到四年就要换掉一批全新的奴隶。1859年桑给巴尔岛上就已经有超过二十万的奴隶了,就算英国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赛义德做得也有点过了。

▲种植园的奴隶

这些由奴隶“鲜血”浇灌的丁香成为了西方各国及殖民地的香料,1859年94%的丁香出口到了英国法国等国。英国虽然在丁香贸易中得到了大量的利润,但这几乎使得英国废奴运动十几年的成果全部白费。尤其是许多西方国家暗中资助阿拉伯人火枪,使得阿拉伯的奴隶贩子在内陆更加肆无忌惮。

▲丁香种植园的黑人奴隶

就这样,桑给巴尔的丁香产业也飞速增长,在赛义德在位的末期,丁香的产值一度超过象牙加奴隶的产值总和。桑给巴尔“丁香之岛”的美誉也由此而生,但奴隶贸易的问题激化了英国与阿曼之间的矛盾,更何况现在废奴势力已经当政,再没有势力能挑战英国废除奴隶的决心了。

1873年1月,孟买前总督巴特尔·弗里尔爵士率领专门的使团,直接前往桑吉巴尔,此时赛义德已经逝世,新上任的领袖巴加什一口否决了禁止奴隶贸易的提议,可跟随使团到来的不仅仅是客运船,还有庞大的大英帝国海军舰队。

除非同意废除奴隶贸易,否则海军将封锁桑吉巴尔本岛。巴加什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承认一切奴隶交易都是非法的了,桑吉巴尔的奴隶市场彻底封闭。

时过境迁,现在桑给巴尔早已摆脱阿曼的控制,成为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一部分,那些机械化的种植园也看不到奴隶的身影了,但丁香仍是桑给巴尔主要出口商品和外汇来源之一。

▲赛义德逝世后将阿曼和桑给巴尔分给两个儿子,桑给巴尔随后成英国保护国,二战后脱离英国独立,1964年并入坦桑尼亚

从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岛到现在闻名世界的“丁香之岛”,赛义德功不可没,但埋在丁香树下那些奴隶呢?与其说桑给巴尔的丁香树是赛义德的丰碑,倒不如说是那些葬身异乡的奴隶的纪念碑。就像丁香原本是从东南亚过来的一样,两者都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