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接龙|退伍十二年后,我又上阵成为了抗疫志愿者

河内5分彩注册平台 2020年04月23日 10:17:27 阅读:42 评论:0

958.jpg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个人的悲欢离合,无奈与抗争,都是一份独特的命运体验。 

《@武汉——抗疫故事接龙》是澎湃新闻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联合推出的特别策划,以新闻人物报道接龙的方式,记录正在武汉与疫情搏斗的人们,呈现出相互联系的他们在疫情之中的经历、心情与感悟,以及面对生命考验的自我重建。

离开部队已经有十二年了,性格外向的毛冬羽身上还有一股别样的精神气。在1月23日凌晨3点,她被武汉封城的消息惊醒,立马出门囤好了所有物资,甚至托外地的朋友采购了数千元的口罩。做好“宅”在家里的准备后,她挨个打电话劝阻长辈们不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

然而,在朋友圈刷到义务接送医务人员的“鲁磨路救援队”的信息后,她不假思索地联系上发信息的这位朋友。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数万名像小高(化名)那样的医护奋战在抗疫一线,而他们的背后,也是数万名给予各种支援的志愿者。

“我觉得我身体倍儿棒,还当过兵,这种事情应该难不倒我。”她飒然一笑,经过验证、加入志愿者团队之后,又火速将自己收到的口罩捐赠给其他缺乏防护用品的志愿者。

她所就职的鼎壹农合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在保障各大商超的鲜鸡蛋供应,在义务接送医务人员十几天之后,她不得不投入工作,协助其他留在武汉的同事将鲜鸡蛋送入居民的菜篮子里。

在武汉4月8日解除封城、开始复工之后,她越来越忙碌。无论何时,她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团圆饭又要推迟了,但我相信一切会越过越好。”

医务人出示证件,与毛冬羽合影。在接送过程中,分辨乘客的身份非常重要,如果接到病人就会很危险。此外,合影也会发到群里,证明这一单已经完成。

以下是毛冬羽的口述:

没有防护服,医生递给我一套手术服

1月24日的下午,我接到了第一单“客人”——送中医院昙华林老院区的一位医生回家。医务人员和我们这些司机都在“鲁磨路救援队”群里,他们发出寻车信息之后,由我们主动接单。跨区域接送有时候需要面对检查和拦截,双方一般选择就近接送。看到这单“客人”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就立马接了这单。出门前我仔细地做好防护措施,戴口罩、手套,在车上备上酒精、消毒液。

做志愿者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尽量是个人居住或家中没有老人小孩,避免携带病毒传染家人。一开始和志愿者负责人交流时我就想,我独自居住,当过兵,身体倍儿棒,正适合做这件事。

开车途经光谷的时候,我特别唏嘘,光谷大转盘修好的时候特别热闹,车水马龙,如今街上都见不到第二辆车,只有我自己一辆车在开。到了目的地,那位女医生递给我一件做手术时穿的衣服,她们也没有防护服,就没办法给我,但是她很想让我有一点防护,就给了我这套手术服。我一直都没舍得拆,衣服还是真空包装的状态,我觉得这个我得留着,很有纪念意义。

开车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聊太多,医护人员很辛苦,下班的时候都很疲惫,我们尽量把车开稳,让他们在车上多休息会。有的时候,他们也会主动聊聊工作的内容,提醒我们做好防护。

接送医生一般有几个时间节点:下午的五六点钟,凌晨和第二天早上下夜班。这几个时间节点下班人员比较多。接送上班人员跟这个时间会有一点交叉。有一次接送一个中南医院的小伙子,他刚毕业就到了急诊科,跟我聊起最近媒体采访中南医院收治发热病人,他也露了脸。

我不由调侃道:“不错啊,你刚刚上班就在银幕上火了一把。”但他的情绪却不高,跟我说起医院里面情况不太好,很缺口罩,经常一个口罩戴一天。

刚好送完他上班就接另一个医生下班,他看我停的位置就说以后你再送,就不要停在这里。因为我停在急诊门口,他说急诊室是病患最多、病毒相对最集中的地方,就让我以后尽量离这个区域远一点。

接送医务人员的过程中真的很容易被触动,我们所有接送的医护人员都会随身携带消毒酒精,下车都会帮我们不停地喷洒,然后向我们道谢,甚至于有一位女医生还给我发了一个新年红包。我跟他们的当面交流其实也不多,只在他们的微信朋友圈我看到他们很缺口罩、防护服之类的物资。他们在最危险的地方每天工作,自己都很缺防护用品,还想着尽可能地为我们这些接送的司机做些什么,除了手术服,我甚至还收到了他们用工作卡开的莲花清瘟胶囊。

医务人员送给毛冬羽的一次性手术服、口罩和金叶败毒颗粒。

当时我就想,我还得做些什么。

2月10日,我看到接送过的中医院的一个女医生发了求助信息,住院大楼现在整栋楼都是新冠病人,而一次性防护头套、一次性脚套的库存都为零,其他物资也是紧缺的状态。“仅能支持1天”这几个字用红底标出显得有些触目惊心,看到这里,我开始到处找能寄到武汉的防护物资。

这时候外地也很难买到口罩了,幸好我们小区的群里有人在卖口罩,我问他还剩多少,他说还剩2000多个,一个算2块钱,那就4000块钱了。当时我就说那赶紧,我全都要了。同时我给医生那边发图片,问这种口罩你们能不能用。其实这个不是医用口罩,而是普通的防护口罩,但是医生也都说有总比没有好,所以我就赶紧买下来送到医院了。那位女医生还特地发朋友圈表示感谢,说同事们可开心了,又可以用好几天了。

当时我还订了一箱防护面罩,一箱是120个,大概花了3000多块吧。但因为从外地发的,我却等了将近半个月才收到。当时医院物资紧缺的情况相对缓解了一些了,我就通过我们公司的当代公益基金会向青山楠姆方舱医院捐赠了这些防护口罩。

爸爸是军人,小时候我总会用敬佩的眼光看着他高大的身影;长大后,受到他的影响,本就外向的我选择了当兵;封城后,我瞒着他和其他长辈们做出了我认为是正确的的选择。

把鸡蛋放进菜篮里

我所在的鼎壹农合,是当代集团旗下一家专注蛋鸡产业链整合的新型农业科创公司,也是武汉各大商超最大鸡蛋供应商之一。鸡蛋是刚需品,也是大家必不可少的食物之一,因此公司在封城之后上游下游难以通达的情况下仍未停止经营。

封村封路意味着鸡蛋到达武汉的过程变得无比艰难,一车鸡蛋从养殖户们的手上运到武汉各大商超放在往常可能只要半天的时间,如今却要“过五关斩六将”——转运3次、运输人员要历经6次体温检测。

鸡蛋虽小,但从为民生计这个角度来说却是重逾千斤。如果不及时和养殖户联系,他们的鸡蛋就要烂在手里,也无法换来买饲料和生活的钱。为了将最新鲜的鸡蛋放进市民的菜篮子里,鸡蛋必须连夜从仙桃转运到武汉仓库,到达武汉之后,留在武汉的4名同事开始马不停蹄地包装、配送。鸡蛋易碎,除了轻拿轻放之外,装运的过程也有讲究,不能像其他产品一样直接堆叠,需要经验丰富的员工估量每一层承重配比,现场示意怎样把它们一层一层地摞起来。

人手不足,鸡蛋的需求量又如此之大,大家只能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追赶,经常从早上5点一直工作到凌晨转钟,睡不到5个小时,为了能让他们安心坚守供应一线,我先后给他们筹集了口罩、消毒液、防疫药品,并在接送医务人员的间隙,搬运货物。

印象最深刻的是2月15日,那天武汉大雪,温度很低,地面上都是积水,他们穿着雨衣搬运一箱箱鸡蛋时小心翼翼,生怕脚底打滑,鸡蛋打了水漂。那几天的条件可以说非常艰苦,但是养殖户们寄来的感谢信却成了燃在心间的温暖。

2月15日大雪,毛冬羽的同事们并未休息,而是坚守在了供应一线。

2月中旬开始,越来越多员工能够加入工作的行列,这个时候,我们筹备了一件大事:向全省的养殖户和养殖企业收购总量为4000吨的鸡蛋。当时运输鸡蛋还是需要经过许多关卡,克服许多困难,但是很多养殖户都面临着“短资金”“爆仓”“断粮”的风险,为了抗疫自救,收购行动,势在必行。

2月20日,收购行动就此开始。

2月21日,湖北供销社向我们推荐了仙桃当地的一个大市场,当时6个同事晚上吃完饭就出发,一路上遇到了十几次检查,有几次甚至想着弃车走路也要把这一批鸡蛋的收购完成,到仙桃站的时候,他们不禁拍了一张照留念。后来看到这张照片,我第一反应就是现实版“人在囧途”。

收购结束之后我们的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到公司的新发展上,很多事情齐头并进:建立自己的养殖场保障供应、鸡蛋销售渠道从b端(供应工厂,很多工厂无法开工)更多地转向线上和线下商超、将具有湖北特色的农产品作为公司的主打系列推出……

4月8日,武汉解封了,我感觉如释重负,突然想起了被取消的团圆饭:年三十初一去小姨家,初二我家做东,初三每天轮换各个姨妈家,到处串门。爸爸是东北人,东北的特色菜炖酸菜、猪肉炖粉条、包饺子少不了,小姨拿手的珍珠圆子毫不逊色,滋味鲜美可口,二姨的卤菜做的也特别香……

明年的春节,肯定依旧是这般热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相关推荐